恩哲

其实是某一天看见的柿子树上休憩在叶子背阴处的草蛉拟人..........

(............不想画了所以没画完


以及不知道打什么tag好.........

买了瓶名字叫做雪明(ゆきあかり)的彩墨,用来画他最合适不过了❄⛄

秘密的奇迹-Jorge Luis Borges

赫拉迪克从没有审视这部荒诞的悲喜剧是否委琐或精彩,严谨或疲塌。从剧情的简单介绍中可以看到,虚构的方式最适于掩盖缺点,发挥长处,有可能(用象征手法)复述他一生中最主要的经历。第一幕和第三幕的某一场已经写好;由于剧本的格律性质,即使原稿不在手头,他也能不断地推敲修改那些六音步诗句。他想,还差两幕没写,但他很快就要死了。他在黑暗中祈求上帝。  我好歹还存在,我不是您的重复和疏忽之一,我以《仇敌》作者的身份而存在。那部剧本可以成为我和您的证明,为了写完它,我还需要一年的时间。世纪和时间都属于您,请赐给我一年的日子吧。  那是最后的一晚,最难熬的一晚,但是十分钟以后,梦像黑水一样把他淹没了。

♪  

循环个不停

只要我一息尚存,我就称你为我的一切。
只要我一诚不灭,我就感觉到你在我的四围,任何事情,我都来请教你,任何时候都把我的爱献上给你。
只要我一息尚存,我就永不把你藏匿起来。
只要把我和你的旨意锁在一起的脚镣,还留着一小段,你的意旨就在我的生命中实现——这脚镣就是你的爱。

吉檀迦利·三四

© 恩哲 | Powered by LOFTER